街机千炮捕鱼2016|9y千炮捕鱼dy

聚焦 丨高淘汰率、強對抗性的綜藝賽制,戳爽點亦遭吐槽

 

一眼就讓人看明白的賽制,那是不存在的...



近來,賽制常常會點燃網友歌迷“攻擊”節目組的炮火 ,賽制改革,本意增加節目的新鮮感和刺激感,但弄不好就是弄巧成拙,引發不必要的爭端。

截至目前,《中國新說唱2019》已播出一半,關于賽制的爭論時常將節目組送上熱搜。第六期的選擇門賽制,打亂了制作人與rapper的原定計劃,讓大家措手不及。黃旭一心進吳亦凡戰隊,甚至拒絕了潘瑋柏邀請,吳亦凡卻因為賽制的原因無法選擇黃旭,兩人都進退兩難,“吳亦凡沒選黃旭”話題當晚登至微博熱搜前五。

最新一期節目,節目通過戰隊cypher+車輪戰的賽制形式進行20進16競演,在部分網友看來,高強度的對戰形式把導師、隊員弄得頗為疲乏。
無獨有偶,同期另一檔綜藝《明日之子水晶時代》也被觀眾吐槽賽制。音樂選拔類節目做成了選秀節目,選手不僅得唱好歌,還要唱跳全能,兼顧表情管理。節目考核賽制本末倒置,過于強調舞臺表現力,音樂基本功退居其次。
實際上,近年,綜藝節目發展蓬勃,賽制也迎來升級,或在原來基礎上做創新改變,或徹底改頭換面煥然一新。賽制改革給觀眾帶來新鮮感的同時,也面臨著風險,既有改得好的地方,也有適得其反的地方。
復雜化、淘汰快、對抗性

綜藝賽制花樣百出
從競技到選秀綜藝,新賽制花樣百出,不約而同走向了復雜化、淘汰快、增強對抗性方向,以求給節目帶來反轉劇情點,爭議話題點,進而引起網友們的注意,提高節目熱度。

競技綜藝賽制

《中國新說唱2019》《我是唱作人》兩檔音樂競技綜藝的導演都是車澈,而車澈頗為喜歡魔鬼賽制,狼性賽制,高壓又殘酷,把選手逼到墻角。在車澈看來,嚴苛的賽制是為了激發出唱作人最好的作品。

另一方面,狼性賽制也使節目增添了更多對抗性元素,制造beef。《中國新說唱2019》將原有的60s晉級賽變為1V1 battle,原本的1v1Battle賽段則改為合作賽,營造開場即Battle的緊張氣氛。
《我是唱作人》賽前demo互聽給選手增加創作、競演方面的壓力,101評審團實名點評毫不留情面,上下季的形式設置,到第五期淘汰了一半的唱作人了,王源、毛不易等實力唱作人因賽制而淘汰不免遺憾。

淘汰率高,淘汰速度快,也是近年綜藝節目賽制創新的特點之一。《樂隊的夏天》三期節目完成30進15,第六期完成15進8,剩下一半時間都是高手間的對決。
優酷音樂綜藝《這就是原創》的“8小時限時即興創作”賽制,同樣給選手施加了高強度的創作壓力。

除了增加選手間的對抗性外,節目也將賽制改革的目光瞄向導師們。《中國好聲音》新賽制中,導師盲選環節不設人數上限,搶人時,導師可以讓任何一位“威脅”到自己的對手“一鍵閉麥”,被“閉麥”導師的座椅將重新轉回,麥克風也將無法發聲。

選秀綜藝賽制

“以戰代練”、錄播或直播、導師考核或網友投票、唱跳分組...綜藝節目里選秀綜藝在賽制上可創新的地方最多。國內引進或自主開發的選秀綜藝,都傾向于將賽制設計得更為復雜化,

與韓版原型節目《Produce101》相比,《創造101》做了大量的賽制革新,增加踢館環節,導師決定“c位”,導師分組戰,晉級選手“逆風營救”...每一期都有創新,花樣百出。

《創造營》的賽制更為復雜,沒有淘汰制度,但根據每次點贊排名來劃分公演人數,10萬點贊數計一分,初始分班基礎分,之后每次等級評定基礎分數,還增加了軍訓環節,實行累加制的操行分評比,不少觀眾搞不明白選手的分數。
除了《創造營》,騰訊《明日之子》的賽制同樣紛繁復雜,第二季分為盛世美顏、盛世獨秀和盛世魔音三大賽道,引入“一站到底”的規則。《水晶時代》時代則是Start與Restart兩大賽道。
挑動觀眾神經,猛戳觀眾爽點
分析上述綜藝可知,愛奇藝在賽制上最為突出的特點是強度大,對抗性強,騰訊的則是復雜化,但無論哪一平臺的綜藝賽制,都與以前單線條賽制有天壤之別。

在觀眾對節目模式已經基本熟悉的情況下,通過對賽制進行調整創新,可以達到豐富節目內容呈現,渲染競演氛圍的目的。而改革中,賽制越改越復雜,越改越殘酷,節目愈發追求爽感,制造爽中帶虐、痛中帶感的效果,給觀眾帶來新鮮感和緊張感。
從此層面來看,節目賽制復雜化,激烈化,不失為好事。一方面,競技節目快節奏錄制,淘汰選手速度快,留下實力強勁的選手間對決,神仙打架更具可看性和話題性,畢竟節奏拖沓易令觀眾產生疲勞感。

再者,如今,一檔綜藝的熱度發酵期和宣傳期越發短暫,若前幾期無法吸引觀眾,后期翻盤機會甚小,只會越來越糊,為了引起觀眾注意力,綜藝把爆點內容、激烈沖突放到前幾期,通過賽制增加節目的緊張感去刺激觀眾收看。
另一方面,賽制的復雜化順應了綜藝劇情化的特征。《中國新說唱2019》中,選手們的江湖恩怨,因為1vs1battle賽制的設置擺上臺面解決,選手可以自主選擇競爭對手,黃旭與孫旭的beef大戰成為節目一大看點。

節目利用賽制,巧妙達到了倒敘、反轉、懸念等劇情化效果,使綜藝有了熱血等感情基調。《我是唱作人》上中下區賽制,充分激發了唱作人身上不服輸、正面剛的血性,同時也為節目營造了更多的沖突與懸念,讓觀眾看得痛快。
切莫用力過猛,形式大于內容


雖然增加了刺激感,但節目在設置賽制時,容易用力過猛,觀眾對賽制的吐槽聲已經不絕入耳。賽制上的創新對于節目本身而言更多是輔助作用,節目內容才是節目的本位,切莫讓形式大于內容。

首當其沖的是復雜化問題,節目要考慮到觀眾對于賽制的理解程度,難以理解的復雜賽制讓觀眾看節目時一頭霧水,還會造成誤會,因賽制而不是因實力淘汰的情況引發觀眾不滿。賽制應該繁而不亂,或簡潔有力,避免令人眼花繚亂。
另一方面,過度高壓的賽制設置,沒有給選手充足的時間創作,調整到最佳狀態參加競演,削弱了內容的展現效果,沒有好作品,節目就因賽制本末倒置了。

《中國新說唱2019》車輪戰中,多人組要在短時間內準備多個表演,導致作品形式類同,沒有出現讓人眼前一亮的優秀作品。選手在高壓狀態下也失誤頻頻,表演效果不佳。而且高密度播放,不少觀眾表示歌曲聽起來“都一樣”,聽多了很疲勞。
由賽制的改變不難發現綜藝錄制的兩極化趨勢,一方面,競演節目越來越激烈,另一方面,觀察類、慢生活節目卻愈發的田園牧歌,滿足觀眾的兩極需求。

綜藝賽制改動的過程也暴露不少問題,雖可創新,但改之有度,過于強調復雜性、對抗性,效果反而適得其反。節目組任意改動,一錘定音,想改就改之前,不妨多征納觀眾與選手的意見,研討出更合理的方案。

最后,賽制只是其一,節目內容的品質,還有嘉賓在節目中的表現,才是吸引觀眾的根本。
◆緩解焦慮,撫慰人心,家庭輕喜劇《小歡喜》來襲

◆觀察丨什么樣的角色,更易入追星女孩的眼?

◆大號“消失”后,江湖傳說依舊?


    關注 金牌輿情官


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
0 個評論

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
街机千炮捕鱼2016 新时时新时时 6码复式三中三复试图片 安徽快三遗漏号统计 极速3d彩票走势图 百樂坊娱乐城最新地址 广东时时历史记录查询表 快乐12可能有没有 心水坛开奖结果 时时彩交流群送彩金群 内蒙古时时11选5结果走势图